<optgroup id="8ocwe"><small id="8ocwe"></small></optgroup>
主辦:浙江省科技廳 浙江在線新聞網
您當前的位置 : 浙江在線  >  科技頻道 > 科技即時報  
號稱用戶數2.5億的小紅書“黃”了?
6年做到數十億美元的app昨在安卓應用店下架,小紅書稱正與相關部門溝通
2019-07-31 08:06:25 來源: 浙江在線-錢江晚報 記者 陳偉斌 黃小星 俞任飛

  視覺中國供圖

  浙江在線7月31日訊 7月29日晚,小紅書app在多家安卓應用商店遭到下架,引發各方猜測。

  作為一個“年輕人的生活方式平臺和消費決策入口”,近兩年以來,種草代寫、數據造假、電商假貨等負面新聞屢見不鮮。

  今年5月以來,面對爭議,小紅書進行自我整頓。此次下架,將促成小紅書繼續刮骨療毒,還是成為壓垮小紅書的一根稻草,尚未可知。

  6年估值超數十億美元

  小紅書創立于2013年。最初是一個帶有購物攻略性質的海淘化妝品平臺。隨著電商紅利期過去,小紅書搖身一變,開始摸索打造年輕化內容分享社區。

  2014年,潔琳開始接觸小紅書,當時她感覺,小紅書“很有調性”,“大家都會發布高質量圖片、分享好物和化妝教程,還有一些美食、旅游等內容,每次一刷,感覺很被‘種草’。”

  “種草”,在潔琳這樣喜愛買買買的年輕女孩群體里,意味著又看中新的商品。而小紅書里的電商產品也頗有特色,“標題往往很有趣,能突出產品賣點,比如當時很火的一款韓國燕窩面膜,推介語就是‘燕窩糊臉滑溜溜’,加上價格合理,女生很容易動心。”潔琳說。

  當時,小紅書還有一個功能,是上“首頁精選”。有次,潔琳買了一條大牌項鏈,她精心地拍圖、修圖,這條看上去頗為精美的“種草筆記”,果然被推送到首頁,收到800多個點贊,潔琳高興極了。此后,潔琳又起勁地發布了很多高贊筆記,也去小紅書推薦的網紅餐廳、酒店打過卡,成為忠實的“小紅薯”。

  2018年年初,林允、戚薇、江疏影等一波明星入駐后,小紅書發展迅猛,逐漸從小眾社區走向大眾視野,一些明星靠“帶貨”更是收入頗豐。

  到今年6月,創始人瞿芳、毛文超在員工內部信中表示,小紅書的月度活躍用戶數已突破8500萬,總用戶數達2.5億。互聯網時代,巨大的流量很快轉化為效益。

  去年,阿里向小紅書領投逾3億美元融資,當時其估值超過30億美元。前不久又有消息曝出,小紅書正在洽談下一輪5億美元融資,屆時公司估值可能會更高。

  “沒有體驗,全是廣告”

  而漸漸地,潔琳開始棄用小紅書。先是她的一個朋友說,在小紅書上買日本某品牌化妝棉,比從日本帶回來的“黃一點、軟一點”,潔琳搜索發現,網上有不少質疑小紅書貨品真假的帖子,她不禁心里打了個問號;此外,首頁的內容越來越“亂七八糟”,原來那種友好、真誠的“種草”社區氛圍變了,噪音也多了:一些用戶孜孜不倦地發布著“一個月長高5厘米”等偽科學或養生謠言;另一些用戶則把自己包裝成人生贏家。潔琳說:“在小紅書上常常能看到標題,說20來歲靠奮斗喜提保時捷,點進去一看,原來是微商想發展下線。”

  陳豪也是小紅書的忠實用戶,“最早純粹是為了買一些男用護膚品之類的。”后來,陳豪常常在小紅書上發布自拍,他白凈高挑,面目清秀,加上長期健身,擁有備受羨慕的腹肌,時間長了,關注陳豪的人越來越多。很快,就有一些商家找到陳豪,希望他來給商品做試用推廣。

  “那會兒覺得,無非試用后如實寫點評價。”但事實上,這些評價并不能完全如實,商家會提出一些具體要求,同時表示可以支付一定的報酬,“說白了,還是希望只說產品好,從而讓其他人‘種草’。”

  陳豪一開始拒絕,可隨后發現,很多種草文的基調,和商家此前對他提出的內容幾乎一致。既然很多人都這樣操作,陳豪也開始接單,“即便有些試用裝并沒讓我太有好感,但還是會根據商家的內容要求和審核來寫和改,只要通過了,費用也就拿到了。”

  劉朵拉也是小紅書的素人美妝博主,此前,她的一些種草筆記獲得高贊,頗受歡迎,也因此很快接到推廣,“一般來講,粉絲數量越多,收入越高,像我這樣只有幾千粉絲的,每次寫種草文,一般的收入就是一兩千,外加一套試用產品。”

  不少用戶開始吐槽,小紅書上“沒有體驗,全是廣告”。此前有調查發現,假“種草筆記”已經形成一條完整產業鏈,只要通過代發人員,產品就能以體驗筆記的形式,發布在小紅書上。根據發布賬號的粉絲數量,種草筆記被分為達人筆記和素人筆記,素人筆記價格幾十元左右,而粉絲過萬的達人筆記價格浮動很大,少則上千元,多則超過萬元。

  小紅書稱正與主管部門溝通

  除了造假,小紅書還因違規內容引發爭議。今年年初,小紅書因針對女性進行煙草營銷引發爭議,7月29日,《南方都市報》報道,大量胎盤素、玻尿酸、美白針等國家違禁藥品,通過小紅書流向線下無資質醫療機構和游醫。

  天眼查數據顯示,小紅書運營主體行吟信息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,自2016年起有近20條行政處罰記錄,其中多數涉及發布虛假廣告、欺騙和誤導消費者、混淆商品性質等方面。

  為了規范平臺運營,保障內容質量,小紅書也曾做過努力。今年5月,小紅書曾推出整頓計劃,對平臺上的KOL(網紅博主)做了準入標準,不達標的KOL將不被允許私接廣告。

  林云在廣州一家護膚品擔任運營,公司常常需要對接MCN機構,找小紅書達人推廣。她明顯感覺,今年以來,“規則變了,所有達人接廣告筆記全部要報備、限流,因此很多達人月初就排滿了推廣,大家都在搶好的資源,對我們肯定有影響。”

  小紅書此次下架,官方并未給出具體原因,只是表示正在與相關部門溝通。坊間的猜測則更為直接——虛假廣告、低俗內容、收集用戶信息……這些都是小紅書的“罪與罰”。甚至有自媒體稱,小紅書或涉黃。有消息稱,近期,蘋果應用商店也可能針對小紅書作出處理。

  小紅書對此表示,自2018年9月以來,已先后從平臺規則、品牌合作規則以及用戶監督等多個層面出臺內容治理措施。包括根據廣告違規詞限制,對化妝品、保健品、食品類商品的內容描述展開全面清查;升級技術手段,嚴懲數據造假、虛假筆記。近期,平臺還推出“小紅書生態官”的舉報反饋機制,通過用戶對無法明確判定的筆記進行投票,來影響相關筆記的展示結果。

  昨天,潔琳點開很久沒用的小紅書,首頁彈出一條“減肥筆記”,“3個月從65公斤瘦到48公斤?你看,這兩張體重秤對比圖,博主連腳趾甲形狀和指甲油顏色都沒變過,也太侮辱智商了吧”,潔琳說著,點開另一條實際推廣“瘦身包”的瘦腿心得——這位博主把身后的地板都P歪了。

  (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
標簽:陳豪;粉絲;商家;廣告;電商;素人;造假;護膚品 編輯:趙磊
分享到:
相關閱讀
Copyright © 1999-2019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線版權所有
广西快3走势图表
<optgroup id="8ocwe"><small id="8ocwe"></small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8ocwe"><small id="8ocwe"></small></optgroup>
赛车7码滚雪球本金100 秒速时时网站 安徽时时结果查询 好运来app下载 福建时时快3开奖结果 新号送分的打鱼10000 买双色球彩票投注技巧 l老时时开奖号码 胆拖投注能中一等奖吗 广东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